于丹常州之行

发布日期:2014年06月19日15:25    发布人:严小艳

    不虚此行听"于丹"        

    暴雨中赶到红星影剧院听于丹女士谈《〈论语〉与现代生活》,四个字概括:不虚此行!    于丹女士经由央视“百家讲坛”的平台迅速窜红,与易中天并称为“学术超男”和“学术超女”。今天,整个讲座座无虚席,甚至在过道里还加了座,从年迈老人到天真儿童,不管人们抱着何种目的而来,这样的上座率已足以证明她的人气。    从去年开始,于丹谈《论语》掀起了一股“于丹热”,褒扬之中也夹杂着批评潮。我讨厌“学院派”对于丹的挑剔,我个人认为“论语”的学术不应是“小众化”,而应该是“大众化”。我更讨厌“街巷派”对于丹的非议,说她走穴圈钱,这是一种盲流心态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她不偷、不抢、不贪,就是算是走穴圈钱,那也是靠知识走穴,这也是社会的进步。比起木子美、芙蓉姐卖隐私、卖身材,于丹更值得主流媒体关注。“孔子只有温度,没有色彩。”于丹结合一个生命体的成长历程,基于“论语”的经典论述,渗透个人的思考和感悟,语辞流畅,娓娓道来,整个一个“TALK SHOW”。别的不说,能坐在那讲一个半小时不看稿,口才啊!我顶你个肺了!    临春风思飞扬,见秋云思浩荡。我不是“鱼丸”,但很欣赏其中三个出彩的之处:  

    一、信手拈来的天籁。 

    讲座开始不久,外面依然大雨滂沱,大雨倾注在屋顶沙沙作响,于丹即兴抓住这个细节,随性展开,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,拒绝现代工业的噪声,倾听大自然的天籁,感受现代生活疏远的心灵幸福。不得不佩服她良好的现场感,就是那种"拈花一笑"大话境界。   

    二、只有视角,没有绑架。   

    从极端意义上说,孔子之后谁也没资格说“论语”,因为当事人不在,旁观者说什么都是补白;从通俗意义上说,孔子之后谁都有资格说“论语”,因为当事人不在,旁观者说什么都是正确的,《论语》不是某些人的私产。于丹之说有其自身的个性化,并带有女性视角,一千个眼中有一千种论语,她对“梦与钥匙(兄弟爬楼)”、“觉悟(见吾心)”、“惑(或者、或者在于心)”、“巨葫芦与巨树”、“人生加减法”、“千刀万刮成佛”、“生命就在你手中”等问题的解读,都带有个人色彩,但从来不绑架听众的判断。   

    三、教授也时尚。   

    以前注意过媒体对于丹着装的评价,所以今天特别留意了她的打扮,不知道网友们注意没有,她今天的着装很优雅得体,特别是颈上的挂件很具时尚。去年她在“百家讲坛”的衣着就已经引起时尚人士的话题。对于高知女性,有人曾经戏言“大专生是赵敏,本科生是黄蓉,硕士生是李莫愁,博士生是灭绝师太,博士后更可怕,是东方不败!” 或许于丹的睿智、优雅、上镜正在改变人们对高知女性酸腐、刻板的陈见。衣着时尚、思想新潮、喜欢听时下最流行的音乐、喜欢周杰伦和南拳妈妈……这样的老师到哪都会受学生欢迎!   于丹和常州市民一起重温经典

    听于丹讲座,就像品味一碗积淀了2000多年中华文化的心灵鸡汤,她所引用的每一句经典、讲述的每一个寓言,都给听众带来不小的震撼,让他们受益良多。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,于丹将她对孔子、老庄的所有见解浓缩成最精华的语句,拿出来和常州听众共同探讨。

    在雨中品味经典,是一种享受  

    “我们总想看清楚这个世界,但总是事与愿违,因为我们的周围和内心太动荡”,于丹的开场白很简单,也很谦虚,“其实今天大家来到这里不是听我讲《论语》,而是我们一起完成一次对心灵的追溯,反观我们自己的内心,看看还需要改进什么,就像孔子所说的‘三省吾身’”。于丹希望能够通过每一次和听众的交流,勾起大家重温经典的想法。

    讲座开始没多久,外面的雨突然大起来,于丹被雨声吸引,所讲的内容也跑了题:“这是外面的雨声么?在这样一个周末的上午,听着这样的声音,和大家一起品味经典,是一种享受。古人说‘风声雨声读书声’,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天籁之声吧,它能够与人的心灵产生共鸣。”

    爱一个人很容易,但真正懂得一个人不容易

    谈到智慧,于丹认为真正的智慧首先是能够判读自己的心,做到宠辱不惊。其次要了解他人,用自己的心体会到他人的困难。而要了解他人,则要从了解自己身边的人开始。有一对靠捕鱼为生的夫妻,相敬如宾。每次吃鱼,贤慧的妻子都把最好的中段给丈夫,自己则吃鱼头和尾巴。这样几十年过去了,当两人满头白发快要走到人生的终点的时候,有一天丈夫对妻子说,有一件事,他一辈子一直想说而没有说,现在再不说就来不及了。是什么事情呢?丈夫说,他非常喜欢吃鱼头,但他一辈子都没能吃到妻子做的鱼头。而妻子则说,自己从小就非常喜欢吃鱼肉,也一直认为鱼肉最好吃,所以每次都把鱼肉给丈夫。于丹所讲这个寓言,就是为了说明很多人习惯以自己的愿望去爱别人,而没有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。“爱一个人很容易,但要真正懂得一个人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培养孩子的快乐能力很重要

    孔子说古人“年十五治于学”,而今天的孩子开始“治学”的时间普遍比古人要早。“很多孩子在家长的要求甚至逼迫之下,从四五岁就开始学习琴棋书画,他们可以很小就学富五车,但代价是失去了天真的童年”,于丹对如今很多孩子的境遇非常感慨,家长们功利的思想让孩子缺少乐趣。

    “在窗口看一个小时的蝴蝶就是不干正事,去练一个小时的钢琴就是懂事;玩一个下午的泥巴就是没出息,学一整天的英语就是有前途。”于丹说,现在的孩子从小在有用与无用之间被教育太多,有太多快乐的欲望不受鼓励,她对目前比较功利化的教育理念和方式难以苟同。“其实,我们所提倡的学习型社会并没有错,只是很多人将其理解为文凭型社会。对于孩子来说,培养他们快乐的能力非常重要,让他们保有一双快乐的翅膀,总有一天会飞上天。”

    很多家长对孩子表现出反感学习的情绪很困惑,于丹为他们开了一个“药方”:“孩子反感的不是学习的内容,而是反感家长们逼迫他们学习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学习是为了从别人的境界中得到一些经验,让自己的生命里有信仰”。于丹提倡现代人像陶渊明那样读书,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,但读书“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”。

    换一个角度,很多问题会迎刃而解

    在昨天的讲座中,于丹所讲的不仅仅局限于《论语》,《庄子》的经典内容也时常出现。

    “庄子的一个好朋友曾经拿着一个巨大的葫芦问他,这个葫芦太大,皮又薄,把它剖开来作水瓢根本承受不了水的重量。庄子说,你为什么一定要拿它作水瓢呢?为什么不可以把它拴在腰间,那样你就可以在海洋中遨游了。”于丹举这个例子,为了说明很多人的思维模式总是处在固定的状态之中,不知道变通。“我们的思维中不要只存在那些所谓标准的概念,其实换一个角度,突破一下常规,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内心与外在世界是可以达到和谐的

    于丹说,现实和理想,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一场内心无休止的战争。太多人顺应了社会标准而泯灭了内心的真实;或是始终不肯向世俗妥协,成为猖狂之士,不被社会接纳。“在不智慧的人看来,现实和理想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”,于丹说,其实内心与外在世界是可以达到和谐共处的。于丹非常喜欢《庄子》里的一句话——外化内不化。

    外化,是在待人接物中圆熟通融;内不化,则是心中有坚持。可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却四处可见“内化外不化”的人。于丹举例说,有些人一看广告上宣传什么东西,就马上被鼓动,在内心特别认同社会的流行标准;但是,在处世层面上却磕磕碰碰,不能与他人与社会和谐相处。“人在外在的方面尽可能做到随意,但在内心一定要有所坚持。”

    于丹说,生命需要千锤百炼才能变得有质量,对内洞悉自我,对外宽容他人。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。“并不是说50岁的生日蜡烛一吹灭,天命就自然在心中了。”她说,生命是一个成长的过程,从某点上来说,一个人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要面对“今天我们怎样成长”这个命题。

    生命就在每个人手中

    于丹最后用一个非常富有哲理的故事结束了精彩的讲座。有一个年轻人,对部落里的老酋长很不满,发誓一定要让老酋长讲错一句话。有一天,他手里抓了一只刚刚出生的小鸟,问老酋长,你说这只鸟是死还是活。他想,如果老酋长说是活的,他一下就把鸟掐死;如果老酋长说是死的,他就马上把鸟放飞。但老酋长洞察了他的心思,他微笑着回答年轻人:生命就在你手中。

    于丹说,生命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中。

打印】【关闭